广告
广告
您当前的位置: 经济周刊网 > 资讯 > 正文
经济周刊网-移动版 首页

赵嘉铭浅谈收藏

时间:2020-06-24 11:57  阅读:1
分享到:

现在时代快节奏的生活和工作,像鞭子一样催促着每个人。这就让爱好变得更重要,毕竟谁都需要调节生活的一剂良药。记得上学的时候别人放了学或者放假的时候,会结伴看看电影、逛逛街,或是打一打火遍中国的王者荣耀。我却更喜欢一个人去淘各种老玩意儿,老瓷器,铜器、鼻烟壶、瓷片或者小玉雕等等,只要是老的东西,我都喜欢,看见了就拔不动腿了;至于为什么喜欢,我真的没有想过,或许是有些东西对于某些人有着天生的吸引力吧。当同学们忙着在网红景点朋友圈打卡的时候,我朋友圈的定位永远是琉璃厂,潘家园,十里河。就像今天的孩子,有的喜欢网络游戏,有的喜欢美食,有的喜欢旅游,喜欢就是打心眼里高兴。我从没认为过任何爱好会高人一等,这本身就是一个萝卜白菜各有所爱的东西,所以我认为本质上,能够在王者峡谷五杀的人,和能够一眼断定文物是否到代的人,都值得敬佩和尊重。但目前为止,我可能都做不到。在古玩这方面,我唯一的优势可能就是来日方长吧,我相信自己,也会通过更多的知识充实自己,增加专业能力。

其实最开始我的收藏之路也很艰辛,但一路到现在,手里也总算有了几件像样的藏品。大名鼎鼎的元青花,宣德炉,汉代鎏金蚕,三河刘匏器,手里多少有几件。但最开始的时候,没有足够的钱去收货,只能买来碎片,或者通货反复看了又看。这也是我想对所有对收藏感兴趣,但是还没入行的青少年说的,收藏没有那么遥不可及,并不是所有的收藏都是拍卖会上的一掷千金,或者古玩店的动辄几十万的流水。从入门开始一步一个脚印,这就是最好的忠告。

我也经常想一个问题:收藏,究竟能给人带来什么呢,每个人的答案不一样,古董贩子认为能带来利润,投资人能带俩稳定的资产。对于我来说,古董艺术品除了给人最简单的感官愉悦之外,更能让人沉下浮躁的心,不沉浸于当代泛滥的社交,不被电子信息冲昏头脑,而是回归最原始的娱乐。像几千年前的人们一样,可能在一个下午,伴着慵懒的日光,最纯粹的欣赏一件器物,在无数个恍惚中,透过器物,我们也许能揣摩祖先的造物美学,或是千年前人们对于一件器物的寄托。我曾经过手了一件汉代“见日之光,长相勿忘”铭文铜镜。拿到手的第一感觉是震撼,对于器物本身保存完好的震撼,以及对于两千多年前,那对恋人在战火之下相濡以沫爱情的震撼。在两千多年前的汉代,相爱一定是最单纯的,可能男生不用豪华的房子汽车,或是昂贵的爱马仕皮包。这面铜镜可能是恋人之间最重要的信物。记得电视里说过,人能鉴古物,古物一定也能鉴人,当今社会我们缺失的品质,古人其实早就给我们做出了示范。

路漫漫其修远兮,虽九死其犹未悔,可能任何事都是这样。所以路还长,时间还很久,希望收藏能带给你我最棒的体验。

来源: 科创新闻网 责任编辑:TF002C
免责声明:
  • 注明“来源:经济周刊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经济周刊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;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"来源:经济周刊网";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经济周刊网转载文章是为了传播信息,不代表本网观点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相关作品刊发之日起30日内发送至电子邮箱:3228852447@qq.com

赵嘉铭浅谈收藏

现在时代快节奏的生活和工作,像鞭子一样催促着每个人。这就让爱好变得更重要,毕竟谁都需要调节生活的一剂良药。记得上学的时候别人放了学或者放假的时候,会结伴看看电影、逛逛街,或是打一打火遍中国的王者荣耀。我却更喜欢一个人去淘各种老玩意儿,老瓷器,铜器、鼻烟壶、瓷片或者小玉雕等等,只要是老的东西,我都喜欢,看见了就拔不动腿了;至于为什么喜欢,我真的没有想过,或许是有些东西对于某些人有着天生的吸引力吧。当同学们忙着在网红景点朋友圈打卡的时候,我朋友圈的定位永远是琉璃厂,潘家园,十里河。就像今天的孩子,有的喜欢网络游戏,有的喜欢美食,有的喜欢旅游,喜欢就是打心眼里高兴。我从没认为过任何爱好会高人一等,这本身就是一个萝卜白菜各有所爱的东西,所以我认为本质上,能够在王者峡谷五杀的人,和能够一眼断定文物是否到代的人,都值得敬佩和尊重。但目前为止,我可能都做不到。在古玩这方面,我唯一的优势可能就是来日方长吧,我相信自己,也会通过更多的知识充实自己,增加专业能力。

其实最开始我的收藏之路也很艰辛,但一路到现在,手里也总算有了几件像样的藏品。大名鼎鼎的元青花,宣德炉,汉代鎏金蚕,三河刘匏器,手里多少有几件。但最开始的时候,没有足够的钱去收货,只能买来碎片,或者通货反复看了又看。这也是我想对所有对收藏感兴趣,但是还没入行的青少年说的,收藏没有那么遥不可及,并不是所有的收藏都是拍卖会上的一掷千金,或者古玩店的动辄几十万的流水。从入门开始一步一个脚印,这就是最好的忠告。

我也经常想一个问题:收藏,究竟能给人带来什么呢,每个人的答案不一样,古董贩子认为能带来利润,投资人能带俩稳定的资产。对于我来说,古董艺术品除了给人最简单的感官愉悦之外,更能让人沉下浮躁的心,不沉浸于当代泛滥的社交,不被电子信息冲昏头脑,而是回归最原始的娱乐。像几千年前的人们一样,可能在一个下午,伴着慵懒的日光,最纯粹的欣赏一件器物,在无数个恍惚中,透过器物,我们也许能揣摩祖先的造物美学,或是千年前人们对于一件器物的寄托。我曾经过手了一件汉代“见日之光,长相勿忘”铭文铜镜。拿到手的第一感觉是震撼,对于器物本身保存完好的震撼,以及对于两千多年前,那对恋人在战火之下相濡以沫爱情的震撼。在两千多年前的汉代,相爱一定是最单纯的,可能男生不用豪华的房子汽车,或是昂贵的爱马仕皮包。这面铜镜可能是恋人之间最重要的信物。记得电视里说过,人能鉴古物,古物一定也能鉴人,当今社会我们缺失的品质,古人其实早就给我们做出了示范。

路漫漫其修远兮,虽九死其犹未悔,可能任何事都是这样。所以路还长,时间还很久,希望收藏能带给你我最棒的体验。

赵嘉铭浅谈收藏 责任编辑:经济周刊网
免责声明:
  • 注明“来源:经济周刊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经济周刊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;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"来源:经济周刊网";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经济周刊网转载文章是为了传播信息,不代表本网观点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相关作品刊发之日起30日内发送至电子邮箱:3228852447@qq.com

相关阅读